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 日 帝 国

万里挥戈赴玉关, 马蹄踏碎几河山, 逢君问讯先一笑, 剑指长风落日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万里挥戈赴玉关, 马蹄踏碎几河山, 逢君问讯先一笑, 剑指长风落日边

网易考拉推荐

追梦人的黎明  

2010-11-12 15:55:00|  分类: 夜写孤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人在追寻梦想之际,便是陷入孤独之时。

  你最在意的人却对你若即若离,忽冷忽热,这是对一个人最好的惩罚。你追求多年的梦想竟像挂在树梢的月亮,看似触手可及,其实永不成真,你只有抱着一腔的希望继续走下去,在这孤独失落的路上,这是人生最怆然暗淡的悲哀。天暗连云,风悲日色,古道征程上荒草离离,落木萧萧。驻马苍茫暮色中凝望天边一影沉愁的夕阳,任静美的晚霞染红衣上经年的征尘,雁落平沙的一刹,心中莫名的苍凉和悲沉乍如秋潮一般涌来……这是一个追梦人天地独行的孤影,这是一个追梦人风悲云暗的征程。时间推走一个个昏晓,心在日影沉愁的一瞬老去。

  像是一名贪恋路景的登山者,乘着月色满溪,沉醉东风,徘徊花影,幽路悠游中只顾着袖带清风、影落平潭,耳边隐约飘来杜宇啼破空山的夜歌。这不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凌云绝顶者,这分明是一位游醉花间的山客。忽然间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,一向为之神往的青埂峰巅早已被翻卷堆积的野云吞没,透过撕裂暗沉云幕的闪电,你看到老树森然阴笑的黑影;和着碾过萧索山谷的闷雷,似乎还有夜枭凄厉孤绝的寒号。可曾因自己的徘徊花影而悔恨?是否为眼前的莫测风云而惊慌?你一个天地独行的追梦人,一直想在寒星灿然的峰巅俯览着山下的一切悲喜,又何苦留恋并不属于你的路景,哪怕它月移花影,香风怡人。

  像是一个暗夜独行的赶路人,野径云俱黑,你却找不到半星点亮江船的渔火。这孤独悲凉的旅程,只有霜天冷寂的辰星是你的益友。漫漫长路消失在暗沉的夜色里,你不知道开端,也看不到尽头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永不止歇的脚步清晰地印在这泥泞的路上。在这寂静的暗夜里,只有你的心跳和脚步声能提醒你这个世界还不曾死去,还有人以莫大的勇气敲着命运的大门;在这漫长的夜路中,只有你手中的那盏小灯能温暖你孤独疲惫的心,它照亮你脚下的泥路,它是你心里永不湮灭的梦想。为了你孤独的旅程,这风中摇曳的小小灯烛将永不熄灭。夜行人,你怎能失去这埋藏心底多年的希望?让它照亮你脚下泥沼遍布的夜路吧,心若在,梦就在;希望不灭,脚步不止。坚持一下,你渴望多年的那个生着温暖炉火的家园,或许就在不经意间,路转溪头忽见。

  像是一位大漠浴血的将军,黄沙百战穿金甲,弯弓射雁、马革裹尸的戎马岁月,征战一生,可曾拼得胡尘一落、万姓清平?当年怀着但得万姓清平乐、不辞瀚海付此生的凌云壮志,相逢意气,剑指山河,真可谓一条欲救天下舍我其谁的好男儿!月随弓影,霜拂剑花,旗开落日里,风生万马间,你义无反顾地开始你的塞外征伐,功名只向马上取,让一切劲敌对手都在你的马蹄下颤抖。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,你可曾想到用热血染红你头顶冠缨的弟兄?你以征伐求取功名,不止将自己的身家,还有麾下将士的性命前程都交给了嗜血的战刀,你紧握青锋的手可曾微微发抖?勋章的正面都是光耀万世的功业,勋章的背面却是永难愈合的伤疤。你以身败名裂、国破家亡为代价,拼上麾下万千弟兄的前程性命,博取的是你少年时“万姓清平”的理想,还是你现在“功名只向马上取”的勃勃野心?在大漠飞沙、白刃冷血的奋战中,你的身躯落下了无数伤疤,你的理想经历了几多变质,你已不是那个以天下为己任的少年,你成了一部冷酷无情、野心勃勃、只问功名的征伐机器。无论如何,在沙场上,战刀最有发言权,这也是你的无可奈何。不知有无老兵这么问过你:“单于渭桥今已拜,将军何处觅功名?”

  像是一个醉生梦死的酒徒,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,飞觞醉月,消了多少忧愁。醉眼朦胧中看世界,一切都是好的,美妙而虚幻,让人自醉,让人忘忧。他幻想着自己能信手召来一片流云遨游太清,他思虑着窗外明月清秀皎洁的面庞下轻笼了几多忧愁,他惊喜于风前花影的惺惺相惜,他觉得天边穿云而立的雄峰举足可登,他把自己的心掏给所有萍水相逢的过客看!可就怕夜半酒醒时分,突然像做了一场怪梦似的,发觉自己是那样的乖戾和好笑,这是一个自我麻醉的酒徒嘛,他眼中的镜像,已不是那个纷乱真实的世界了。他不过是玻璃缸中游来游去的金鱼,自以为四周一片光明,舒适惬意,有一天玻璃缸突然碎了,才发现自己拥有的只是一捧死水和一堆碎玻璃渣。这可算是梦的碎片?谁让现实的地板太冷硬,他透明脆弱的梦想啊,一碰就成了废渣。与其如此,早些酒醒吧!睁开眼睛看看这个纷乱的世界!

 像是一群拼死向前的小卒,命运是我的将军,他无形的威严和莫测的手腕逼迫着我只能不断向前、向前。谁知道前面是风是雨呢!就算是成排的带血刺刀,就算是潜伏的火力暗堡,也要义无反顾的冲上去,哪怕用自己的胸膛去堵命运的机枪。攻一次,不克;两次,不克;三次,不克……自己已经伤痕累累,那些喷火碉堡依旧岿然不动,是不是在螳臂挡车呢?命运在跟我开什么玩笑?停下还是后撤?那只有死路一条,大将军不会允许。拼吧,战死总比愧死强!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心在一场场的冲杀中濒临绝望的边缘,人在一次次的受伤中陷入可怕的麻木,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境地,我只盼着自己血肉之躯的拼杀,能暂时堵住命运安排的喷火机枪。追梦追梦,追什么梦?这是为生存而战,为尊严而战,我已别无退路。

  像是一个沙漠迷路的游客,望遍四周,一样的黄沙死丘,永不可及的地平线,天与地浑黄一体,看不到半条飞鸟划过的弧线。你像个盲人一样乱走乱撞,找不到归宿的方向;心中空有一腔英雄的梦想,迷茫彷徨中只能陷入麻木与绝望。你从何处来?你要到何处去?你不知道自己在追寻什么,你找不到梦想的方向,你只能在迷茫彷徨中乱走乱撞,白白耗尽自己的生命能量。你需要的,或许只是像遥远天边的一柱炊烟似的当头棒喝,让你猛然惊醒:“我该往那边去!”迷路的人,且像追梦一样追寻天边的那柱孤烟吧!

  一个人走在追梦的路上,旅途漫漫,这是一条踽踽独行、泥沼遍布的路,这是一段没有回程车票的远行。风云突变,荆棘遍野,你可知道下一个路口会是什么?只有任时间催老曾经慷慨激昂的雄心,让落日染红你已不似当年的容颜。用了那么多晦涩的隐喻:贪恋路景的登山者、一灯独行的夜行人、征伐功名的将军、酒醒神伤的酒徒、疲命向前的兵卒、 迷茫彷徨的游客……这些影像与我无关,却又很熟悉。终于他们合为一人了,你可懂得这个人是谁?对,这是个深夜里喝多了咖啡的孤独者,他也有过很多梦,现在却醒了大半,唯一不肯放弃的,便是心中燃烧了多年的希望,还有那个若即若离、亦真亦幻的少年理想。这真是风雨交加的暗夜里一盏能给人指出方向的灯。

  不要问我追的梦是什么,只求它不是一枕黄粱就好。人人都有自己的梦,只不过大多的梦都像天边美丽如少女的月亮一样,可望而不可即罢了。你往前走一步,她便往后退一步;你后退一步,她又跟上前来引诱着你。你似乎伸手就能触及,却只抓到一把空气,你和她之间似乎永远有这么一段距离。抱着一腔希望继续走下去吧,不要理会这是不是一生中最让人哭笑不得的喜剧,就让时间推走一个个昏晓,让心在日影沉愁的一瞬老去。暮色苍茫中多少次驻马凝望落日枕霞,也曾感到说不出的苍凉和疲惫,然而这孤独而失落的追梦之途,却始终叩响着自己不曾止歇的足音。这是一个追梦人天地独行的孤影,这是一个追梦人风起云涌的征程。每个黎明前都有黑暗,在这暗沉沉的夜里,你何不杀出个黎明?

  追梦追梦,希望不灭,脚步不止,孤独失落的漫漫长路,天地孤影的寻梦征程,你何不为自己呐喊几声?呐喊吧,为了那天地间渐行渐远的孤独足音,为了那即将到来的追梦人的黎明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